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行业动态

风电整机企业再次论剑 谁是张三丰谁是杨过和黄蓉?

2014-11-19 11:02:13  来源:  浏览次数:

    “您说要针对中国把所有的先进机型带进来,要开发针对中国的机型。其实这个战略以前维斯塔斯也说过很多次”,维斯塔斯中国区CEO博飞话音刚落,论坛主持人便这样追问,“这次的决策是不是真正能把更新的技术带到中国来?会不会重蹈V60的覆辙?”(注:2009年,维斯塔斯为中国市场低风速量身定制了V60-850千瓦型风电机组。时隔三年,被迫终止。业界评价,V60小风机是其在中国市场上的战略失策。)

    这是10月23日上午,2014年风能大会整机制造商论坛上发生的一幕。论坛主持人是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。在他主持过程中,少了些大多数会议串场词的溢美,多了些追问和思考。事实上,就在这之前两天,维斯塔斯刚宣布了全新的中国战略,希望从新产品、新运维服务等方面来提高未来其在中国市场的份额。但纵观这个“中国战略”,好像新意确实有点不够劲儿。

 

    维斯塔斯们怎么了

    约半年前,维斯塔斯中国区总裁再次换帅,由曾担任GE航空集团大中华区总裁的博飞出任,以期扭转日益严峻的市场局面。

    数据显示,2013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市场排名中,维斯塔斯位列11,市场份额3.16%。早在1986年,维斯塔斯便进入了中国风电市场。作为最早踏入中国风电领域的外资企业,曾经风生水起,如今却多少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然而,不惟风电巨头维斯塔斯,其他跨国公司也纷纷出现了“水土不服”。似乎应了中国那句古话“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”。

    维斯塔斯们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论坛上,博飞表示,外资企业市场份额的下降有不同的原因。对于维斯塔斯,“主要是针对高速和中速的风速,但中国装机比任何国家都要快,特别是在低风速和超低风速上。所以我们现在的产品从高中风速到低、超低风速都必须要进一步拓展”。他委婉解释,不愿意批评前任,“但是他们确实在市场这个方面做得不是特别好”。

    通用电气中国可再生能源事业部总裁李枫言谈中,认为问题有市场因素,也有行业的因素。2010年,GE、哈电合资成立风电公司。彼时,业界认为哈电有人脉又有资源,实属强强联合,看好这一动作。但合作并不是很愉快,去年两家分手。李枫把企业合资比作结婚。在他看来,“合资不是你做完合资这个工作,而是你怎么样过日子。很多时候在大家的理念上及沟通上。不仅仅是一个产品的融合,更多是文化理念的融合。”

    如此看来,跨国婚姻还是很难的。“单身比较容易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”,论坛中秦海岩不失风趣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外资风机制造商被边缘,论坛现场,维斯塔斯及歌美飒都表示将继续留在中国市场,不会退出。另外,虽然现在外资整机厂商风光不再,但不能否认他们是中国风电的开拓者、布道者,“让中国知道什么是风电,中国风电的发展,离不开外资企业的进入和支持”,串场间秦海岩补充到。

 

    风机行业的金庸人物谱

    同样是分蛋糕,外资比重缩小,必然是本土风电企业的增长。

    来自2013年中国风电装机数据,龙头金风占科技比23.31%,老二国电联合动力份额达9.25%。明阳风电 7.99%,远景能源 7.01%。

    各方群雄“瓜分天下”,你争我抢,我有我的九阳真经,你有你的六脉神剑。其实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特点,就像每个人,性格迥异。

    秦海岩把金风比作张三丰,自始至终矢志不渝,一直走下去。确实,金风是中国风电整机制造企业中最早的上市公司,而且是把风电当作长跑来做。

    金风科技总裁王海波透露了这两年金风所碰到的困惑。“第一,还是觉得风电行业在生产、制造和交付的过程中,与很多传统行业相比,尤其汽车行业来比差距极大。金风也在挑战这件事情,来提高公司的运营效率;再一个困难,市场需求变幻,一会在北面,一会在南面,如何让零部件的质量稳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国电联合动力给外界的印象是背靠大树好乘凉。“其实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,光靠拼爹也不一定好办,自己没有好的身板也不成”,主持人如是评价。看来,国电虽出身豪门,有点像段誉,但是六脉神剑能不能练出来,仍需努力。

    国电联合动力总经理褚景春作出解释。初期阶段有国电集团的支持及产能方面的因素,内部供给集团,这是一个必然。“但作为一个市场化的企业,面向海内外是联合动力的必然选择。到今年,我们系统内的供给占六成,系统外供给占四成。”今年联合动力应该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一倍的出货量。如此看来,“‘我爹’的市场份额,基本上占住了,下一步‘爹’之外的我也要拼了,所以在座的小心了”,秦海岩幽默打趣。

    明阳风电在国内是为数不多的民营风电企业之一,是本土最大的非国有、非国资控股的风机制造商。早在2010年就敲响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钟。敢想敢做,善于抓住一切机会,“有点像黄蓉”。会上,明阳风电首席技术官张启应分享了明阳对当前行业的看法。“首先是资源越来越稀缺,好的风资源已经被抢占,资源上挑战越来越多;第二,国家政策的不确定性。海上电价之前说8毛5,后来7毛5;下一个,我们和开发商之间为出质保的问题讨论来讨论去。大家对工作的流程和质量没有达成一致,在机制和质量上没有形成共识。”

    如何在低电价时代依然保持可持续的风能发展,这是明阳的担忧。

    风能是不是也能走出一条摩尔曲线?远景能源总经理张雷提出了自己的思考。他拿太阳能行业做类比,“1970年一瓦太阳能电池板的成本是100美元,2008成本骤降至6美元,2013年0.6美元。如果再过5年,太阳能电池板再降90%,能源格局怎么样?这是典型的摩尔定律,我们在计算领域,消费电子产品都在走这么一条曲线。与此同时,大家不要忘记,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储能电池,它的成本在往下走。到时候,配上很低成本的太阳能电池板及储能电池,每一个工商业企业将会自己自足,如此国家会怎么想?是不是还有必要让你们搞风电?还会不会在海上这么搞?这是远景的忧虑。”

    所以远景做得很另类,做智能风机、能源互联网,很多时候颠覆行业传统思维,“做风机要像特斯拉做汽车一样”。不囿于江湖传统,远景“叛逆”如杨过。

    还别说,遥看风电整机江湖,各方大侠真有点金庸风!■记者 陈雪婉    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分享到:
0
收藏  |  保存  |  打印  |  关闭
共有条评论发表评论
头条相关
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
Copyright © 1997-2014 Simol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东明机电-西莫网 版权所有